第41章 第 41 章,反派炮灰攻隻想鹹魚,飄天文學
首頁 > 恐怖 > 反派炮灰攻隻想鹹魚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1/2)

章節報錯 目錄

餘弦怎麼可能敢繼續抱著他,他臉上閃過一絲局促,往後退了退。

“我還是在這兒坐著吧,你……繼續說台詞就好。”

沈芒也沒勉強他,他拿起劇本,坐回椅子上,重新開始跟餘弦對台詞。

沒一會兒,外麵有助理進來催,說場景都布置好了,讓兩人出去準備。

見餘弦神色不安,沈芒的手放在他肩上,輕握了一下。

“餘老師,拍mv跟拍電視劇不一樣的,很多畫麵都是一閃而過,沒那麼精細。導演的要求也不會那麼高,你放輕鬆就好。”

餘弦點點頭。

話雖如此,到了拍攝的片場,他還是緊張得一顆心怦怦跳。

正好遇到換了戲服的孔明予從另一頭走來,他手裡拿著一把長劍,豐神俊秀,頎長挺拔。見到餘弦,鳳眼裡染上笑意。

“小師弟,你這是乾嘛去?”

“二師兄好。”餘弦記起禮儀指導的話,給他作了一個揖。

兩人相視一笑,餘弦心中的緊張也消散許多。

沈芒站在後麵看著這一幕,眼睛微微眯起。

“餘老師,我們該進山洞了。”

他走到餘弦身後,手指不露痕跡地在他腰上劃過,輕扯了一下他的腰帶。

“你這兒有個線頭露在外麵,待會兒讓他們剪掉。”

“是嗎?我怎麼沒發現。”

餘弦轉頭看了眼自己的腰帶,背後的地方他也看不見,隻好暫時作罷。

兩人進了片場已經布置好的山洞。

十幾個工作人員在現場嚴陣以待,有的舉著麥,有的拿著反光板,好幾個鏡頭同時對著他,餘弦的心一下提了起來。

“餘老師,我們先走位試試,待會兒你就從這邊走到那邊,記住千萬不要出鏡。”

餘弦聽到導演給他劃的位置,用力點了點頭。

沈芒的戲份先開拍。他飾演的夜川是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可重傷跌落山穀,加上雙目失明後,身上早就沒了昔日囂張的氣焰,神情顯得有些脆弱和茫然。

夜川跌跌撞撞地跑進山洞裡,扶著一處石壁坐下,他臉頰在發熱,手心也在出汗,顯然是誤食了剛才那種草藥的緣故。

夜川的眼睛無法視物,他雙目無神地看著山洞某一處,眼底帶著焦躁、欲念,手指用力抓著山壁粗糙的岩石,連掌心出血了都渾然不知。

餘弦站在監視器外,靜靜看著這一幕。沈芒真是天生的演員,他一走入鏡頭中,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那種陰鬱、偏執的感覺,簡直就是夜川本人。

“餘老師,該你了。”

導演在他肩上輕拍了一下。

餘弦點了下頭,從之前的位置走了進去。

夜川聞到他身上的月桂檀香,知道是他來了,連忙側過臉,往後躲了躲,“你別過來,別靠近我。”

寒山那樣光風霽月的人,怎麼能讓他看到自己這麼扭曲的模樣。

那人對他的話恍若未聞,堅定地向他走過來,伸手抱住了他。

“卡!”

導演從監視器後走出來,臉帶笑容,“餘老師,你狀態不錯,不過這裡能不能再抱緊一點呢?要有那種非常執著,不顧一切,飛蛾撲火的感覺。”

餘弦鬆開自己的手,看了沈芒一眼。

飛蛾撲火麼……他似乎明白了。

鍾笙對夜川的愛,是隱忍的,自卑的,在山穀中這些日子的親近,也讓鍾笙對夜川產生了妄念,他不知道他們這麼無憂無慮的日子還能過多久,也不知道哪一天夜川的眼睛就會恢復,因此剩下的每一天都無比珍貴。

所以在知道夜川誤食了情藥時,他心底其實是有些慶幸的。他也想有機會親近夜川,他不能說話,隻能用肢體動作表露自己的感情。

第一幕重新開拍。

鍾笙走進山洞,他看著靠在石壁上臉色掙紮,脖頸青筋暴起的魔王,伸手握住了他胡亂揮舞的右手。

夜川身體一顫,眼睫動了動,仍是抗拒他的接近,可鍾笙卻固執地走過來,雙手用力抱住他的腰。

“卡!這條很好!”

導演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誇獎道,“餘老師,您真是太聰明了,一點就通。”

小優扶了扶自己的眼鏡,也露出笑容,“餘老師,沒有人比你更適合這個角色了,您演得非常自然,非常好。”

能近距離地看芒弦cp拍戲,她簡直積了八輩子的德!

藍奇更是一臉被打擊到的鬱悶模樣,“不是吧,餘老師,你才拍第一場就已經入戲了。可我現在連台詞都沒背下來呢。”

“你就兩句台詞,還不一定出現在正片裡,這都背不下來?”商晝有些嫌棄地看了他一眼。

賀楓橋坐在折疊椅上,看著身穿月白戲服的餘弦,眼底也有一絲驚艷,

難怪能讓兩個男的為他爭風吃醋,長得倒是還行。

餘弦從沈芒懷裡起身,輕輕吐了一口氣。

剛才,他抱著沈芒的時候,清楚地聽到了他有些紊亂的心跳。當他是鍾笙的時候還沒什麼,可當他回到餘弦的身份後,便覺得格外局促。

“餘老師,我之前不是說了嗎,你演得很好,不需要擔心。”

沈芒微微低頭看著他,眼睛帶笑,“你看我說的對不對?”

“嗯,你也演得很好,比我好多了。”

沈芒笑了聲,自然地握住他的右手,“走吧,去監視器那兒看回放。”

第二幕對餘弦就更難了,這一幕尺度是整個mv裡最大的,要拍的是夜川情藥發作,忍無可忍,將鍾笙壓在身下的戲。

導演耐心地給兩人講解,“這裡夜川的表情一定是經歷過掙紮、煎熬的,但最後卻無法控製內心的欲念。沈老師你可以自己把握。至於鍾笙,臉上要有那種獻祭般的神情,還是四個字,飛蛾撲火,餘老師,您明白嗎?”

“我大概明白了。”

為了不讓沈芒和餘弦拍這場戲時太尷尬,導演進行了清場,幾個嘉賓都趕走了,隻留下攝像和編劇。

“開始!”

導演話音剛落,沈芒就變成了夜川,他眼眶泛紅,手指有些顫抖地摸到那人腰間,聞到那股濃鬱的月桂檀香時,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欲念,將人緊緊壓在了身下。

他早就想要他了,隻是怕嚇到他,一直隱忍,克製。可這次這人卻主動靠在他懷裡,緊緊抱著他,他怎麼能忍得住。

被沈芒壓在身下的時候,餘弦心跳一滯。

這一幕讓他瞬間想起那晚在楓丹酒店的場景,可又有些不一樣。

少年魔王的眼睛雖然看不見,可目光中帶著強烈的愛意和欲望,灼灼地凝視著他的方向。

餘弦心頭一顫,下意識摸向他的眼睛。

感受到在自己臉頰上輕撫的手,夜川眼睫眨了眨,他抓住鍾笙的手腕,試探地在他手背親了一下。

見那人沒有抗拒,他心中欣喜更甚,俯身摸索著他的臉頰,狂喜地親他的臉、脖子。

“卡!”

導演笑意盈盈地看著這一幕,“很好,我們再保一條。”

小優臉頰更是染上了一絲紅,她不太好意思看,又忍不住不看。

救命,這兩人性張力也太強了吧,簡直像要當場do起來一樣,說這兩人沒有一腿誰信啊!!

她今晚就要去芒弦超話裡開十萬字的車!

此時,休息室裡。

孔明予神情有些焦躁地喝了口杯中的水。一想到餘弦跟沈芒現在在山洞裡拍什麼戲,他現在心裡就堵得慌。

“孔醫生,你這是怎麼了,一直坐立不安的?”藍奇看出他不對勁,關心道。

“我沒事,就是第一次拍戲,挺緊張的。”

賀楓橋翻了兩頁手裡的雜誌,輕笑一聲,“應該是中午吃餃子的時候醋喝多了吧,這酸味都快沖天了。”

藍奇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聽不出來賀楓橋在暗示什麼。他尷尬地撇了撇嘴,沒再問下去。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