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幻 > 活體戰艦 > 1138 天際鬥場(八)

1138 天際鬥場(八)(1/2)

章節報錯 目錄

柏承誠一出場,輪到帝賢豁然而驚了,“原來是他!”

顓恕大惑不解,什麼人能讓身為永恆境的帝賢吃驚。

看到顓恕一臉問號的臉,帝賢慢慢坐下,“你先讓下麵將這場比賽拖一拖吧,不然就來不及了。”他擔心鬥場方再一次采用對付柏雲霸的方式對付柏承誠。

能殺得掉柏承誠自然就沒什麼事,一旦殺不了呢?銀聯和鬥場必將立即爆發驚世大戰。不對,就算殺得掉柏承誠也不能殺,因為他身後還有一位能輕鬆去自己首級的超級高手啊。

銀聯和鬥場發生不死不休的大戰,不符合帝賢的利益。

前文說過,萬靈界等於是幽盟,獵盟,商盟,盜盟和天際鬥場這大巨頭共有的國度。他們之間的利益彼此沒有多少沖突,所以可以和諧共處,以維持各自在各行業的壟斷性地位。

如果一方倒了,必將有新的勢力填補上。帝賢倒不是擔心新舊勢力的交接而使得萬靈界大亂,而是因為新勢力的上位,未必不會侵占他們的利益。尤其擔心的是新上來的勢力,跟某個大世界的關係緊密,而後進一步限製他們的權限。

怎麼會限製他們的權限呢?嗬嗬,很好理解啊。周邊在大世界在萬靈界的博弈,主要就是通過他們這些本地勢力進行的。那些霸主基本上都是各大世界的棋子。他們這幾個巨頭,自然不甘心當棋子,所以盜盟幻尊,天際鬥場的三巨頭,都是有相當自主權的,隻承認跟各自原來的大世界是合作關係。

要是新上來的勢力是某一個大世界的鐵杆棋子,那就壞事了,必將逼帝賢這些人戰隊。不站隊,就跟那些霸主一樣,人家或試圖更換他們。

銀聯取代盜盟,侵占商盟的一些利益,帝賢無所謂,隻要銀聯不是那個大世界的棋子就可以。他已經跟銀聯達成了和議,自然不希望銀聯跟天際鬥場發生大戰。隻要這兩者之間的大戰一起,嗬嗬,各大世界的觸手,必將無所顧忌地伸進他們幾巨頭之間的爭端。那時候,天際鬥場會不會成為雲天界,多肢界和無足界的附庸呢?

不成為附庸,未必打得過銀聯。即使打得過,也必將損失慘重。天際鬥場可不是天熊大世界,身後有無數的兵力可以補充。他們的根基在萬靈界,打沒了就打沒了。

如果有補充,那就真的壞事了,因為補充進來的人,必然是拿三個大世界塞進來的人啊。那麼一來,以後的天際鬥場就成了這些大世界手上的一把刀。

待顓恕吩咐下去之後,帝賢才跟顓恕指出那個新出場的選手,正是他們一直在等待的柏承誠,而且毫不忌諱地將上一次柏承誠拜訪明光星的經過,指出柏承誠自己戰力不俗,能跟他達成平手之外,柏承誠身後還有一個神秘高手,從自己身上拿走自己的儲物靈器而自己毫無感知。

顓恕一聽大吃一驚,他肯定是相信帝賢的,不認為帝賢會騙他。畢竟他們都是利益攸關方,而柏承誠隻是萬靈界的新人。

怎麼對待柏承誠再說,這一場比鬥是不能打了,因為他甚至梵楚準備怎麼做。

顓恕再一次親自通知梵楚,比鬥暫停。然後緊急傳音梵伏和籍田,讓他們兩一起來帝賢的套間。

籍田不再頂樓,而是在地下室。他跟柏承誠有同樣的毛病,喜歡將研究室安排在地下。

梵伏今天也不再鬥場,而是迎接關無劍去了。

接到顓恕的緊急傳音,籍田丟下手裡的實驗,梵伏讓手下陪同關無劍欣賞天際星的風景,兩人都飛速趕到帝賢的套間。

“柏承誠?”籍田毛茸茸的腦袋轉向鬥場,留心觀察其柏承誠來。所謂的毛茸茸,是指籍田的邋遢。不僅僅是不修邊幅可以形容的,胡子眉毛頭發都老長,亂糟糟髒兮兮的,幾乎看不見臉。一身衣服也是又髒又臭,好久都不曾換過。

顓恕梵伏曾經想過給這家夥安排生活助理,但沒幾天,安排給他的助理就被放到試驗台上解剖了,變成了實驗材料。

“柏承誠?”梵伏也是一愣,“這就有點不合規矩了吧?”他質疑柏承誠拜訪天際鬥場的方式。

“規矩?”顓恕冷笑,“別忘了人家為什麼要來拜訪。這是回訪,是對我們上一次攻打銀聯商場的報復。你覺得他應該想關無劍一樣先通報嗎?

帝兄,麻煩你將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帝賢道:“我首先申明,在立場上,我不偏幫你們任何一方,講述的都是事實。你們想采取什麼態度跟柏承誠打交道,那是你們的事。”

然後將自己知道的和猜測的關於銀聯實力的認知,認真再講述了一遍,另外還附加了一些分析,關於兩者之間大戰後果的分析。隻要開戰,無論勝負,對天際鬥場或許沒多大影響,但對這三人的影響,絕對巨大。

沒多大影響的前提,是他們各自身後的大世界全力支持。全力支持的後果,就是他們身後的大世界大量地往天際鬥場塞人。

對他們三人影響巨大,輸的話就不必說了。贏了,說不定會成為各自大世界的傀儡。

帝賢如此說,其實已經是站了立場的。

梵伏凝神道:“帝兄能保證此人不是哪一個大世界的代言人?”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