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武俠 > 江湖謫仙行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終於找到你了

第三百四十七章 終於找到你了(1/2)

章節報錯 目錄

魏頡手中緊握雙劍,力戰白衣白發南宮豐羽,以凝丹境之修為底蘊,和天罡境強者廝殺較量,這等瘋狂之事歷史上絕無僅有,其背後的根源有二。

一是天下無敵的塵仙心境,二是為了保護自己身後那名修為不高的女子蘇羽白。

紅綢年輕人驟然施展血魔幻影訣,滿身瞬間被紅紫兩色緊緊縈繞裹挾起來,整個人的身形看起來極度詭譎莫測,形同厲鬼。

他在借助了孤煙直和倚暮瘋兩式意氣劍招之後,成功抓住機會,掠步上前,欺身拉近距離,左右手開始展開兩套完全不同的上乘劍法。

左手大漠星辰訣,右手霜刃把示君。

年輕人雖然目前隻有六階凝丹境的修為底蘊,但自身周天的你本命真氣已達半步天罡境,是以尚有和傳說中的天罡境大能一較高下的實力。

但也僅是“一較高下”僅此而已了。

若是要分一分生死,魏頡決然是沒有這個硬實力的。

在絕頂山和青雷雪山山巔,麵對天罡境的王陽煦和關櫻,兩人一劍一刀,若是沒有那個神秘萬分的“神人”暗中相互,魏頡百分之百,已經死得透透的了,基本難逃一個被劍氣絞成肉泥,或者被刀罡碾成肉餅的悲哀下場。

借助折腰山部分劍道氣數而躋身天罡境的南宮豐羽自然是實打實的絕頂強者,和何遜這種依靠修為底蘊而踏步天罡,“半路出家”的劍道水準相比,南宮豐羽無疑是位真正意義上的純粹劍修,其劍法劍術劍道劍氣劍意,都是極強極強,淩駕萬萬人之上的。

至少不是魏頡這種凝丹劍仙能夠戰勝得了的。

雖然魏頡也曾經有過以四階修為擊殺六階的躍境殺人記錄,但是四階和六階之間的差距,恐怕遠遠小於七階和八階之間的差距,更何況魏頡隻是六階,連地煞境都還沒有。

習武之人都有一個常識,那就是修為境界提升越往上,會提升得越困難,最容易的是突破一階築身境,而之後二、三階的破境速度會出現大幅下降,變得非常困難凝滯,而劍修們若想五階破六階,則需要讓體內的那顆本命劍丹化身為“無上劍丹”,這其中所需要的東西,則多得言語無法詳細描述了,太難太難,破境之難,難如上青天。

這也就是為何凝丹境會被稱作“仙品修為”。

而六階入七階,則又是一道不可思議的天塹,一個修士想要達到地煞境的戰鬥力,基本的一點就是“殺力”,若是殺力做不到摧城開山的水準,無法以人力早就類似地裂山崩之類的霸氣操作,那就決然算不得地煞境,不是貨真價實的“地煞”!

而地煞境之上的八階天罡境那就更加不用多說了,天罡地煞,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其中的差距光是用文字描述便可以輕鬆理解。

所謂“天地罡氣”,即是某種足可影響天時地利的絕強能力,天與地共鳴,人可戰勝萬物,像那些林清、東方梧桐、王迎鵬這種純粹武夫一旦躋身為八階天罡境,那麼他們的拳腿殺力之中,便會蘊含有無與倫比,好似天怒神罰一般的巨大威力,殺人如碾死螞蟻,再也不是世間其他境界不夠的武夫能夠相提並論的了。

天有多高,天罡境有多難殺。

而要說這塵世間,殺力最強最猛最無可匹敵的天罡境,那用不著多說什麼,無疑就是天罡境的劍修。

純粹劍修!

人體內練出劍丹即是“劍修”,而心湖裡的那柄劍之上煥發出璀璨神聖的光彩,劍丹變為無上劍丹,那麼劍修就一舉邁過天神門檻,成就仙品劍修。

把普通劍丹練出了無上水準,從而踏入凝丹境的仙品強者,即是所謂的“純粹劍修”。

像何遜這種在成為劍修之前便已有凝丹境的人,就已經算不得是純粹之人了,即使他日後仍擁有了無上劍丹,他也沒有資格被喚作是什麼純粹劍修。

不夠純粹,也就意味著不夠強。

人間殺力最強者,天罡境純粹劍修,江北桃花劍門門主風流,就是天罡境大圓滿的劍修,非常之純粹,同時也非常之強。

很不幸,魏頡今日的對手南宮豐羽也是其中之一。

形象些來描述,敵人手中劍所過之處,那就是一條黃泉,一條冥河,一旦不小心邁步踏入,那就是死,必死!

劍修和武夫最大差距就是,劍修的劍鋒殺力更強,出招速度更快,而武夫的拳頭更硬,肉軀體魄更強。

所以這一戰,魏頡弱項在於劍的殺力不夠強,但是優勢也有,他的體魄其實並不遜色,甚至還要強過敵人不少。

魏頡擁有著從楊殲那裡強行剝奪來的“顯聖元魄”,在那份強韌體魄加持下,魏頡的身體素質,近乎不弱於青龍體魄尚存時期的自己,一樣的強勇無比,一樣的肆意橫行!

最為自信的時候,魏頡甚至還站在高台之上,坦然放開了手腳,讓一眾持械士兵一擁而上來攻殺自己,許久都沒有破防,足可見那時候的身體有多麼的堅不可摧。雖然那種過分自負,有點自殘的方式,必然會對青龍體魄造成一定程度的磨損,但好賴也逞了一下威風,在沐河城裡讓百姓們敬若神明了一次,賺肯定也是賺到了的。

當然,如果魏頡那會兒能早早算到自己的體魄在未來和折腰山武神林老九的較量中,會被生生如瓷器一般猛力打碎,那他早就肆無忌憚的任憑別人來消磨體魄了。

反正橫豎要碎,怎麼樣都已然所謂了。

魏頡的心神境界、體魄水平還有法寶數量,以及本命劍丹內部七大丹元中的“木元”,比南宮豐羽要來得高強,這是魏頡目前來講,能否勉強搶占過來的不凡優勢,也是他靠著區區半步天罡的內力和凝丹境修為,就膽大包天敢於挑戰天罡境劍修大能的底氣和依仗所在。

但這種優勢,也真的很難彌補二者之間的“天地”差距。

天罡境小圓滿的關櫻為了能擊敗圓滿大天罡的何不勝,提前花費了兩個月時間,來偷偷竊取轉移整座青雷雪山的山脈靈氣,從而達到占據地利的目的,而後她又在短時間汲取了海量的佛門氣數,獲取人和,再加上星霜刀可以牽引半數日月星辰,能夠有資本對抗漫天的烏雲青雷,方才堪堪勉強拉近了自己和敵人之間的境界差距,關女俠這才有膽略,對著何遜說出那句“一炷香之內要你命”的豪言壯語。

魏頡並沒有這樣的本事。

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在自己的手上,這樣的打鬥,兩者就是非常純粹的硬碰硬,強對強,強的一方戰勝弱的一方,弱肉強食,叢林鐵律。

正如那日蘇羽白所說的那句話一樣,江湖的本色是黑,強者才能活得快樂自在,弱者就隻能慘遭碾壓和踐踏,每日都活在地-獄之中,異常的悲慘。

就像魏頡剛入江湖那會兒,在溪水旁邊,天下第十大魔頭和天下第九大魔頭彼此宣戰,要分出九十排位,那場激烈戰鬥,若不是因為過於巧合的福澤機緣,恐怕最後的結果會慘無人道,“滄海凶神”司徒鮫會用水鮫殺死“青白眼人”阮蒼龍,而後還會再賞魏頡一叉,送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一個身死當場,斃命於那杆三股銀叉之下。

這就是江湖,江湖兒郎江湖死。

很多尚未踏步江湖之人,總覺得江湖是多姿多彩的,其實不是,底色就是黑,黑得發紫發紅,黑得油光鋥亮,黑得濃鬱化不開,怎麼樣的黑都有,隻是“黑”的表現形式和內在程度有點不一樣罷了。

為何江湖被叫做“江湖”?

因為江河湖海是非常深的,每年每月每天都有不少人在江水湖水之中被活活淹死溺死,這座“江湖”也是一樣。

有多少剛想著來江湖裡好生遊上一番的人,最後都死得莫名其妙,還沒有施展自己的胸襟抱負,畢生心願還沒有達成,就淒淒慘慘的死掉了,死後可能連塊墳塋都沒有,曝屍荒野,天涯埋骨。

這樣的人太多了,多得數都數不過來,魏頡之所以能活到今天,不是因為他是狼煞魏魁的兒子,也不是因為他有多麼多麼厲害,僅僅是因為他的運氣好,運氣但凡差上那麼一點,就死了,說什麼都沒用,說死就死。

死得和那些早就死去的人不會有什麼兩樣,江湖隻有一座,人命也隻有一條,丟了也就丟了。

而且死後斷然不像他的偉人父親魏魁那樣天下皆知,有那麼多的人會為魏大將軍的死而扼腕嘆息,捶胸頓足,魏頡死了則不會有。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像狼煞大將軍兵解於碎肉城那樣,成為舉世矚目的大英雄;或輕如鴻毛,像年輕人魏頡這樣,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橫死在了江湖。

弱是原罪。

在江湖裡做任何事情,哪怕你欺善怕惡喪盡天良,都是沒有罪的,隻要你足夠強,做什麼都是合理的。

唯有“弱”,隻有弱小,才是世間最大最大的罪惡!

劍聖嬴秋不願承認魏頡是自己的徒弟自然有他的原因,但其中有那麼一點兒因由,恐怕就是覺得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子實在是太弱了,連自己都保護不好,去拿什麼來守護“劍聖徒弟”這個名號?

哪天莫名其妙的死掉了,嬴老爺子便白白又丟掉一個徒弟,哪天被什麼強敵打得快死了,還需要白帝轉世身嬴秋親自過來救場擦屁股,救一救魏頡的小命。

嬴秋從來都不喜歡乾這種事情,他隻喜歡隨自己心意出劍,像在昆侖雪山殺關昭,在天燭國上京救古道,都是自己願意,所以去做了,不會被任何羈絆所縈繞。

他的四個徒弟,李太清、杜擘、周雲纖,還有小蘿卜卜倩,這四個人都足夠強,哪怕是其中最弱小的那個卜倩,也有“先天地煞境”的修為,可殺天罡境小圓滿。

那白衣劍仙南宮豐羽手中的那柄長劍之上,赤色光芒愈發濃烈紮眼,已幾乎到一種足可閃瞎人眼睛的地步,便好似劍刃之中拘押了一頭血腥十足的凶野猛獸,就快按耐不住躁動的身體,就快要從劍中猛地躥出來一般,掙脫樊籠,重獲自由,放開了殺人!

那些通靈法寶已經根本沒辦法控製住血翎劍仙的行動了。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