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為難,開局贈送天生神力,飄天文學
首頁 > 玄幻 > 開局贈送天生神力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為難

第五百一十六章 為難(1/2)

章節報錯 目錄

望金碼頭。

望金望金,望的自然便是商島之金。

如果不是商島會員,其便是普通人前往商島的必經之處,隻有擁有相關憑證,才能於碼頭乘坐專屬大船,穿過迷霧前往商島。

相傳商島周遭的迷霧,名為金霧,為商島特有至寶所化。

霧氣白稠,光落不散,迷人幻聽,一旦陷入其中,即使是經驗豐富的船夫舵手,也隻有迷失一途,若是不慎陷入遍布的暗礁之中,更有殞命之危。

算是商島的天然屏障,以及超然物外的獨立根基。

此時碼頭前,林末與馬元德一同遠遠望著前方的白霧中的商島。

偌大的白霧籠罩海麵,致使目光所及之處,隻有一團隱影,就連神意也被隔絕。

“這手段倒是頗為奇異。”林末有些驚異,感慨道。

“這金霧自然奇異,隔絕自然,外人難渡,也隻有商島這樣的勢力才擁有。”

這時,兩人身後,一麵容俊美,身材挺拔,胸肌發達的灰衣男子走出,看了林末,接過話,同樣感慨萬千。

“不過金霧金霧,待到乘坐稱金船穿過金霧,隨意買賣些貨物,便能大賺一筆,這也算富貴來臨前的必然考驗。”

她名為周玉秀,實際上是女子,隻是女扮男裝。

她家境並不算差,世代經商,經營著一方小商行,從小到大,卻也沒有養尊處優,而是隱藏女性身份,想要於家中證明,證明自己不輸於任何男子!

然後,無論是婚配嫁娶抑或其他,自己的事,無需他人做主!

眼下商島便是一個機會,若是她能得到一個普通席位,那便一切可成。

“富貴來臨前的必然考驗?這樣說倒也有意思,欲得還需先舍,萬事皆是這個理。”林末點頭。

他看了眼身後的周玉秀,一眼便瞧出其是個女子,倒也沒有驚詫。

即使是安穩世道,以男子身份在外行走也要比女子方便安全得多,更何況如今……

“你們也是來做生意的嗎?”周玉秀看了看林末,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也不見外,招呼道。

眼前兩人打扮非凡,身材更是強壯,尤其是林末,足足有兩米三四高,一看就是習武有成之人,尋常人不願招惹。

而周玉秀從事商貿多年,也算見多識廣,交友廣泛,見林末態度溫和,頓時來了興趣。

“做生意……也算是做生意吧。”林末點點頭。

“這年頭生意可不好做,就如來這商島,想要取得上島憑證,除卻身世來歷清白,需要花費大量錢財,而即使這樣,還要擔心是否會被欺瞞,

據我所知,有不少人花費大量錢財,卻竹籃打水,半生積蓄付諸東流,甚至於人財兩失……”

像是回想到什麼,周玉秀輕嘆一聲,唏噓道。

她同樣遭遇過不少意外,其間有數次危機生命,甚至於自身清白……

“風濤惡,人心更惡,世道亂,人情更亂……”她下意識握了握手中的憑證,神色悵然。

“既然如此令人不快,那你為何還要選這條路?”林末忽地問道。

周玉秀一怔,沉默了下,“我隻是想證明自身的價值,為了證明,我不比其他人差……”

說著說著,俏臉微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那兄台來做生意,又是為了什麼?”她急忙轉開話題,問道。

“巧了,我們其實差不多。”林末笑了,“不過我不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比其他人差,而是為了證明,其他人都比我差……

至於價值,我們自己的價值,若是讓他人評頭論足,那樣你不覺得滑稽嗎?”

周玉秀目露茫然,她天資聰穎,學什麼都快,像是經書策論也了解不少,自然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隻是下意識覺得有些不妥,卻又不知曉不妥在何處……

就在這時,林末沒有再說話,而是抬起頭,看向前方。

目光落在迷霧中,一團黑影慢慢變大。

那是一座雙層樓船,艦身鍍金,船首像為金色招財蟾蜍,三根桅杆掛著一張巨型白色船帆。

其上為三片金色的雲彩。

雲上金船,商島專屬船支,其上有神奇手段,可穿越白霧。

很快,金船便抵達渡口。

船上跳下一個個強壯的護衛,隨後一身穿金色長衫的老人走出,環顧四周,不鹹不澹道:

“憑證為真者,可登船,一證上一人,另上船者,需出示資產或武道證明。”

很快,原本於碼頭上的眾人,便乖巧地排著隊上前,一個個核對上船。

當然,其中也有如周玉秀所言,所購憑證為假,被無情拒絕,於一旁痛哭流涕,最終卻無能為力,隻得暗然離去之人。

“先生,你不抓緊時間上船嗎?”

人越來越少,周玉秀見林末兩人依然不動,小聲問道。

不知不覺間,已經換了個稱呼,甚至於態度也恭敬了不少。

她不傻,自然發覺眼前之人不是凡人。

“早與晚有什麼區別嗎?”林末收回視線,笑了笑。

“萬事在早不在晚,越早,機會自然越多,選擇自然越多,據聞前一定名額上船者,或許能得到某種優惠好處……當然,我也不太清楚。”周玉秀說到這裡,停頓了下來。

“不清楚嗎?也好。”林末抬頭望向前方。“既然相逢也是有緣,索性便告訴你一個道理,有時候,其實晚些也不錯……

對於真正有氣量之人,早與晚其實機會一樣,晚些,反倒能少些煩惱……”

說罷,他便直接上前。

前方原本有排隊之人,此時卻自發退開,露出一條空道。

這是………強行插隊?

被排擠之人,紛紛麵露不忿,不過卻沒有出聲,而是看向金船上的護衛。

望金碼頭屬於晃金海商島地盤,在此處若是有人引發騷亂,依仗實力為非作歹,便是對商島挑釁。

作為本地主人,若是不能處理妥當,日後的生意,名聲,都會受到不容忽略的負麵影響。

果然,幾個強壯的護衛見此,對視一眼,直接上前。

“什麼人?膽敢在這鬧事?”

“先將其製住,若是反抗,便無須顧忌!”

一陣呼喝聲裡,便齊聲向前。

隻是還未靠近,身旁的馬元德便麵色一冷。

“找死!”

當即手中出現一把銀色軟劍。

嘩啦!

軟劍抖動,猶如銀蛇,一片光影閃過,狠狠劃過眾人胸膛。

其似乎又有著虛實變化,做到了剛柔並濟,明明是劍傷劃過,這圍過來的一票人卻猶如被重物所撞,當即被撞飛,撞到艦身之上,倒地不起。

“好膽!”原本的一臉平靜的金衣老者麵色一愣,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話音未落,便出現在馬元德身旁,在其收劍的瞬間,一掌當頭朝其腦袋拍去。

仔細看去,其手掌指縫中,竟然夾有一根根金色毫針,閃爍著綠色光澤。

與凝為實質的意勁輝映,透露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太弱。”這時林末上前一步,同樣一掌輕飄飄拍出。

彭!

巨大的撞擊聲,猶如雷霆炸響,空氣被震盪出一圈白色的圓盤狀波紋。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