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歐皇曬黑了,名偵探世界的警探,飄天文學
首頁 > 歷史 > 名偵探世界的警探 > 第1116章 歐皇曬黑了

第1116章 歐皇曬黑了(1/2)

章節報錯 目錄

唐澤列出的種種線索,最終矛頭全部都指向了機車配送的那位金發女性。

確定對方的嫌疑最大後,高木和千葉立刻便要求對方回警署配合。

而那個金發的女人一聽,瞬間便不願意了:“餵,你們沒有證據不要隨便抓人行不行,而且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的!

萬一因為你們丟了工作,誰來賠償我的損失啊!”

“實際上,我們有種種證據,確定你就是犯人了。”

唐澤將之前的推理說出,在對方煞白的臉上下拿出了對方寄送的背包:“如果我猜的沒錯,內衣還有自家用的女鞋,應該都在這裡吧。”

金發的女人下意識的想要伸手去搶,但直接被佐藤美和子鎖住了手臂,一個反關節直接拿下。

“錘子丟了,改用扳手了是麼?”

唐澤看著背包中除了自家所說的衣物外,還有一個凶器不由挑了挑眉。

“怪不得傳聞中大家都將其當做“榔頭男”,原來她將自己的身高偽裝成了180公分的模樣啊。”

看著那雙厚底鞋的長靴,佐藤美和子恍然道:“這也就解釋了,為何她連一個喝醉酒的男人都跑不過了,穿著這樣的鞋自然不方便行動。”

案件到了這,脈絡基本就已經清晰了。

這個案件最棘手的部分,是犯人叫來三個外賣員,以金蟬脫殼的方法打暈一個之後混在其中逃跑。

但被唐澤堪破後,確認嫌疑也不過是時間問題,更何況唐澤還找到了那麼多的線索。

即便這個女人叫囂的再厲害,但在另外兩人毫不猶豫的願意帶刑事去公司自證身份的情況下,這位“榔頭男”小姐最終還是被逮捕歸案了。

而經過審問後得知,她之所以會無差別的進行犯罪,其動機是出於報復拋棄她的男人的怨恨。

而之所以專門挑選長發的女性襲擊,完全就是因為被男人甩掉的時候,對方身邊跟著的是一頭長發的女人。

聽到這,唐澤真是對於這個奇葩的犯罪動機無語了。

你說你要沒事無差別襲擊人無辜女性乾嘛,就因為人家留了一頭長發?

你這麼憤怒,給那狗男人一錘子出出氣去啊,亂傷無辜是什麼鬼。

反正對於這個奇葩女,唐澤很是無語。

但不管怎麼說,之前愈發往都市怪談發展的“榔頭男”的傳聞,伴隨著對方的逮捕,這個傳聞也終於漸漸消止。

搞定了這個案件,唐澤就沒有再管後續的收尾工作,實際上那些案件報告之類的才是最折騰人的事。

不過因為解決案件後時間還早,所以他選擇先解決午飯,休息到下午上班的時候,便去技能訓練中心領了子彈,前往靶場練習射擊。

雖然說他有技能在身,但教學後掌握的技能隻能保持你最低水平的發揮,手感、狀態這些才是決定槍法上限的東西。

而這些可不是技能可以帶來的了,需要不斷保持才行。

像是徒手格鬥這些還算好,但槍械太敏感,再加上有子彈限製,因此想要練習也隻能來靶場了。

握槍的手不能太鬆也不能太緊,利手持槍的肩膀後拉,持槍一側的腿退後一小步。

舉槍時上身前傾,雙肘關節微彎,持槍的手將槍向前推出。

擺了一個標準的姿勢後,頭戴降噪耳機的唐澤開槍了。

“砰砰砰!!”

仿佛根本沒有任何的瞄準胡亂開槍一般,唐澤快速的將彈夾中的子彈傾斜完畢。

將槍收起裝卸子彈,唐澤飄了一眼全中十環的靶心,開始繼續設計。

不過以他的射擊速度,領取的這一點點子彈根本不夠揮霍的,不消片刻便全部消耗一空了。

將手槍歸還,唐澤看著這大把的“摸魚”時間,想了想決定先去道場看看。

有關劍道和徒手格鬥方麵的訓練,每月的要求是四次,一節課則是半天,

雖說是一周一次,不過因為大家工作繁忙則沒有固定時間,你可以花兩天完成聯係,也可以花四個半天搞定,全看個人時間安排。

當然了,要是真碰到了忙的不可開交的時候,也是可以寫分請假條免去訓練的。

不過大家整理來說對於訓練還是很積極的,畢竟乾他們這行的日常免不了和危險分子打交道,日常保持訓練也是為了自身的安全。

特別是上井直樹所在的組對科,那邊因為跟極道經常打交道,動不動都

到了道場,便發現最開始的訓練已經結束,現在已經進入了實戰階段。

這倒是唐澤最喜歡的環節,他換好訓練服裝後便開始了“熱身訓練”。

刑事中能打的不少,但那也要看跟誰比,唐澤切磋了五六個交換指點一下經驗後,這才洗了個澡離開。

不摸魚的情況下,一般刑事處理完手頭的案件和報告後,基本上都是這樣打發時間的。

偶爾偷閒跟同事一起外麵逛逛然後一起去喝個小酒,就是難得的清閒時光了。

舒展完身體,唐澤便開車去了公司樓下,綾子最近也沒有那麼忙碌,作為老板又沒人管自然是想提前下班就提前下班了。

“怎麼感覺你好消息洗澡了?”一上車,聞到車內的洗發水香味,綾子有些詫異道。

“嗯,今天在道場練習了一下。”

唐澤笑道:“另外你擔心的“榔頭男”也已經被逮捕了,晚上不用擔心了。”

“啊?這麼快。”

綾子聞言先是一驚,旋即眼中帶著好奇:“那他到底長什麼樣?是不是一米八的身高,百米沖刺能跑10秒?”

“這都哪聽來的亂七八糟的傳言。”唐澤哭笑不得道:“而且也不是“他”,是“她”。”

“女的?”綾子捂嘴驚訝道。

“嗯,女的,是偽裝成了男性,今天還差點就讓她跑了。”

唐澤一邊開車前往中華街,一邊將今天發生的案件大致和綾子說了說。

一路閒聊中,唐澤也開車抵達了目的地。

兩人將車停在中華街的地下車庫後,步行向著裡麵走去。

最近唐澤發現了這邊開了一家露天燒烤攤,很是正宗,所以唐澤便來過過嘴癮。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