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其他 > 末日樂園 > 成年禮是一場很長的慶祝……

成年禮是一場很長的慶祝……(1/2)

章節報錯 目錄

彰德府。

羅氏大院。

羅氏一族自元代傳承至今,歷史已逾百年,在彰德府本地乃至整個河南,都富有極大的聲望。

羅氏此前從商,本是籍籍無名的商戶,是在羅成友為家主時開始興起。

羅氏一族,祖輩居住於山西,因為賄賂交好了元廷駐紮在山西的太尉擴廓帖木兒,暗中在紅巾軍與元軍之間高價倒賣糧草,得到了大量的財富。

後來朱元章先後擊敗陳友諒、張士誠,統一南方,元廷勢力衰微,羅成友便變賣了全部家產,去河南購置大量荒地。

此後,羅氏一族便一直住在彰德府。

雖然由於洪武、永樂年間的折畝法推行,羅氏的土地實力遭到重創,但此後正統年間,由於妖後當道,王振閹黨集團執政,地方上土地兼並日益嚴重。

羅氏現任家主羅堅壁交好孫氏與王振閹黨,在地方上橫行不法,官吏或是得到了大量好處,或是因為孫氏和閹黨的原因睜隻眼閉隻眼,所以實力逐漸恢復。

到如今,已經成為彰德府數一數二的大地主。

本來按這樣發展下去,到明末,以羅氏為主的一大批地主就會圍繞著宗親們的王莊,占據河南本地十之八九的田畝。

到那個時候,河南本地的百姓,隻要想種地,就必須成為他們的佃農,就連衛所軍戶也會如此。

但是這一進程,卻在景泰元年忽然被腰斬。

新即位的景泰皇帝朱祁玉忽然以恢復祖製為名,大規模復行洪武年間折畝法,打了羅氏和整個河南的地主宗親們一個措手不及。

但羅氏和地主們畢竟也不是吃素的,明裡暗裡、明槍暗箭都是開始朝朝廷反擊,使得以商輅為首的折畝派官員在河南寸步難行。

然而,就在他們以為萬事俱備,朝廷拿他們毫無辦法的時候,一個天大的消息傳來,朱棣沒跟他們玩正常套路。

一道敕諭發到駐守在開封的範廣手裡,整個河南折畝法的局勢,瞬間變了,如同一把鋼刀,直直插到了羅氏的心髒。

神機營的到來,就像是忽然下凡的天兵天將,任何凡間的陰謀詭計,都阻擋不了他們前進的腳步。

......

這一夜,羅氏大院張燈結彩。

不為別的,今日是錢氏長女錢素昕和羅氏的次子羅建的成婚大喜之日。

這兩個河南的大戶,將要強強聯合,在今日結為姻親,日後互相幫扶,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整個彰德府城這些天都是張燈結彩,絲毫沒有正在經歷水患的貧瘠,路過的災民們衣不蔽體,連飯都吃不飽,看著這一幕,更不知作何感想。

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起身,羅氏大院滿滿的酒席瞬間安靜下來,隻聽他笑著舉杯道:“今日,是小女素昕的大喜之日。”

“諸位親家,全都敞開了肚皮吃喝,全都算作我這姻親羅東家的頭上,他家可不差錢兒,哈哈哈!”

看著桌上琳琅滿目的美食珍饈,賓客們也都是紛紛起身拱手叫好:“我等為錢東家賀喜了!”

“羅東家,你羅家二公子能娶到如此才女,實在是羨煞我等啊!”有人叫嚷道:“是不是,得快入洞房了啊?”

羅氏家主羅堅壁也回敬道:“老趙,你可別笑話我啊!誰不知道,你趙老爺近日又新增了一房小妾,雖說是農家出身,可那身段,誰人不想啊?”

那姓趙一副五十好幾,行將朽木的模樣,聞言卻也是如沐春風,連忙擺手,雖然推辭,話中卻都是自滿:

“哪裡哪裡,咱們都彼此彼此吧!”

“還是快些入洞房吧,別叫那嬌滴滴的小娘子等急了!”

眾人哄然大笑。

這時,羅堅壁道:“諸位,聽我一言!我羅家今日與錢氏結為姻親,修百世之好,這時天地大喜之事。”

“此後,凡是今日來吃我兩家喜酒的,便是我羅堅壁的好朋友,來我羅家的米鋪買米,都有優惠!”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