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八章 勺子,神寵又給我開掛了,飄天文學
首頁 > 武俠 > 神寵又給我開掛了 > 第四六八章 勺子

第四六八章 勺子(1/2)

章節報錯 目錄

距離聖女選婿還有三天,孫大人低調入京第二天,阮三生又來了,笑嘻嘻問道:“大人,要不要先去一睹聖女的風采?”

“有什麼好看的,還不是一個鼻子兩隻眼睛?”

阮三生奇怪了:“大人好像對這門親事很抗拒?”孫長鳴煩躁:“不要滿口親事、親事。”他又忽然停住不往下說了,因為孫大人忽然意識到,這件事情對大吳來說多少算是“有失國體”了。

一個北原女子,就引得大吳朝幾乎所有的皇子不顧體麵地爭搶起來。後世史書上怕是對此事多有嘲諷。

孫大人若是將來有了極高的成就,成為大吳朝的傳奇人物,這件事情在後世的野史上,也會被人津津樂道,成為名人的“風流趣事”。

苦惱啊。

孫大人揮了揮手:“這幾天繼續監視聖女的一舉一動,至於本大人……低調吧。”

……

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孫大人想要低調,但京師中這幾天風雲湧動,一位位第六大境匯聚京師!

有意願又有資格爭奪聖女交配權的皇子有四位,分別是大皇子、老二、老四和老六——本來應該還有個老七,被孫大人提前廢掉了。

其餘的皇子母族實力不足,也就早早熄滅了爭位的心思,這輩子安心做個富貴王爺。而這四位皇子背後的母族至少都有第六大境坐鎮,為了對抗已經是六境的孫大人,家族痛下血本,紛紛派出了自己的六境。

北冰聖女始終以“公平”的名義,對於選婿的考核項目進行保密,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同時在大家等候這一場“群雄爭霸戰”的時候,每一位母族的六境進入京師,都會引起一個新的高潮。

京師從達官顯貴,到市井小民,全都在討論這些個六境,若是和孫大人一戰,究竟孰勝孰負?

茶館的說書先生們,每天不講故事了,隻分析六境戰力優劣,就能賺來往日數倍的賞錢。

孫大人在氓江流域名聲極佳,但是在京師中的口碑本來是兩極分化的。去年的龍蛇榜他狠狠地圈了一波粉,可是朝中大臣們,除了呂廣孝一係,全都認定孫長鳴逢迎君上,是個佞臣。而當今皇帝的名聲……的確是很不怎麼樣。

孫大人在氓江都司附近為皇帝張目,粉飾的那些好名聲,還沒有來得及傳回京師,口碑尚未挽回。

最先到來的是二殿下母妃的一位叔祖,修道四百餘年,乃是德高望重的老牌六境,如今乃是四勛的層次,最為人稱道的便是“一寶、雙術、四陣”,一件六階本命法寶,兩種苦修四百年的神術,一生醉心鑽研陣法,最擅長的便是“四象陷天陣”!

他成為六境已經整整一百八十年,頗愛提攜後輩、奉行與人為善,因而在修行界人緣極佳。老叔祖進入京師的時候,有數百位有名有姓的修士在城門口迎接,聲勢極為浩大。

在這樣的聲勢之下,一開始輿論幾乎是一片倒的看好老叔祖,彷佛就是孫長鳴這個後進,見到了老前輩,就該納頭便拜自動認輸。

可是很快說書先生們就開始品評兩人,將他們的過往戰績一一列舉,對比兩人擅長的各種六境手段,一通分析之後,熱情的京師尷尬了:彷佛根本沒有什麼可比性,老叔祖根本不是對手哇!

那些“技術層麵”的分析,一般人未必聽的懂,隻一點:老叔祖至今沒有一次六境之戰!他過往的那些所謂經典戰例,全都是以強打弱,欺負比自己境界低的人。

而孫大人呢,六境大戰五六次了,不但全勝,而且有著接連斬殺三位六境的可怕戰績!

(外人並不知道忍四其實沒有死。)

於是京師修士們表示學到了:原來好人緣如此重要!仔細一分析,老叔祖並不算很強大的六境,可是因為大家一起吹捧,花花轎子人人抬,竟然都覺得他很強大!

第二位進入京師的六境,是六殿下的母族強者,乃是一位家族的供奉。本是家族中一個家將的子嗣,家族發現他的天賦之後,立刻不遺餘力的培養,六十年前成為六境,如今已經是三勛的層次。

這一位稱得上“勇猛精進”和老叔祖的和光同塵完全不同。並且這一位曾經在二勛的時候,為家族出手,擊退了另外一位三勛尊者。

大家一開始覺得這一位應該能夠和孫大人爭雄一二。但是說書先生再次出手,頭頭是道的一頓分析之後,扒出了一段歷史,發現好尷尬:這位供奉大人十多年前出麵“遊說”曾經的中獄鎮撫司指揮使宋公權大人。

起因可能是家族某項生意,和中獄鎮撫司有了沖突。

但是最終“遊說”的結果是,供奉大人回歸家族沒有踏入京師,而家族則全麵退出了這一項生意。結果不言而喻。

但是宋公權顯然不是孫大人的對手啊。

隨後大皇子、四皇子家族的六境接連到來,整個京師都冷靜了不少,等著說書先生們的點評,最後的結果也都是一樣:完全不是孫大人的對手!

尤其是大皇子家族十分強大,六境尊者乃是五勛,可是偏偏不管怎麼分析,大家也還是覺得,他就是無法戰勝孫大人。而孫大人能不能戰勝他,大家都覺得至少是有六成的機會。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才恍然意識到:原來孫大人已經是六境之中的強者了!他成為六境才多久?或者說他開始修煉才多久?

這熱熱鬧鬧的四大六境入京師,有個意外的效果是,京師幾百個說書人中,產生了幾位“名嘴”,對於六境的分析獨到而準確,竟是因此有了一批自身的追捧者!

孫大人對此類的“分析”自然是一笑而過,他很明白不能小看任何一位六境!比如老叔祖,他沒有一場六境之戰,可焉知他不是故意表現的和光同塵,而隱藏了實力?

京師這些說書人,都是阮三生安排的。手段自然是跟孫大人學的。

孫大人決定低調,但憨妹和孟丫丫想要出去覓食,孫大人又不放心隻能自己跟著。

他不是不放心憨妹的安全,也不是不放心那些招惹了憨妹的人的安全,他是不想讓憨妹過早暴露。

在這個家裡,孫大人解決不了問題交給二弟,二弟解決不了的問題交給三妹,總結下來憨妹是大腿的大腿,孫大人一定嚴格保密!

這一天孫大人帶著兩個小丫頭從沿河大街來回吃了三遍,心滿意足的返回住處,馬車經過一條擁擠的街道,路兩邊都是攤販,人來人往時不時的蹲下來看一看攤位上的東西。

孫長鳴掃了一眼,這是一個舊物集市,舊家具、鍋碗瓢盆、婦人頭麵、刀槍劍戟等等五花八門。

孫長鳴對趕車的便裝校尉說道:“慢一點,不要撞到了人。”

憨妹忽然鼻子動了動:“哥,那邊的水煎包好香。”孫長鳴看到路邊有個獨輪車的攤子,車上架著爐子,平底鐵鍋中油汪汪、水煎包在其中滋滋作響。

他不由一笑:“你還能吃呀?”

憨妹認真點頭,於是大哥就帶她下車,憨妹和孟丫丫各自吃了七八個水煎包,憨妹拍拍小肚子,顯得很滿足,正要跟大哥說咱們回去吧,可是忽然鼻子又動了動,看向了旁邊的一個攤位。

“誒?原來是我聞錯了,香味不是水煎包的,是這個東西。”她指向了攤位上一件東西,孫大人過去拿起來看了看,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但是孫大人無條件相信憨妹,對攤主問道:“這個多少錢?”

孫大人拿起這東西的時候,不遠處靠牆跟站著的一個人,悄悄捏碎了一枚靈符。

攤主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人,顯得有些圓滑,看到孫大人氣度不凡,開口給了個高價:“十兩銀子。”

相鄰的攤販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一隻破舊的勺子,剛才有個水桶腰大姐問,你喊價三文錢人家都沒要。

但是這事情他也不打算多說,一來雙方算是認識,二來這位客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怎會上你這種惡當?根本不用自己多事,弄不好還會指使家仆狠揍這攤主一頓。

“賣便宜了。”那位客官開口還價。

攤主隨口回答:“真不貴,這可是前朝古物……等等,你說什麼?我賣便宜了?”

“賣便宜了。”孫大人再次肯定,憨妹已經緊緊抱著這支舊銅勺不肯撒手,大哥想了想說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白銀三十萬兩;第二,我送你一場機緣,若你不行,可在你家中挑選一位後輩繼承。”

孫大人做事乾脆,手掌翻開,各自有兩件物品從儲物錦囊中出現,一邊手掌上三十萬兩銀票,一邊是一本古書。

兩邊的攤主都是目瞪口呆,聽到“白銀三十萬兩”的時候,隔壁攤主的臉刷一下白了,覺得自己這鄰居是真得罪了大人物,人家這是要整治你呀!

三十萬兩白銀,買一個破勺子,你敢要嗎?

攤主自己也嚇壞了,哆哆嗦嗦的跪下來,不斷磕頭:“大人,小的知道錯了,小的不該黑了心漫天要價,你這樣隨手就能拿出來三十萬兩白銀的大人物,求求您饒了小的吧……”

孫長鳴卻是搖頭,溫和說道:“不要多想,我說的都是真的,本大人一言九鼎。”

撿漏寶物當然很爽,但那是修行初期。到了孫大人的這個層次,當然明白沒有真正的“漏”可撿,漏了價格添了因果!

趕車的校尉上前,低聲在攤主耳邊分說,攤主疑惑看向孫大人:“真、真的?”

孫長鳴微微一笑:“自然是真的,選吧。”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