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死對頭互相替身翻車了,飄天文學
首頁 > 恐怖 > 死對頭互相替身翻車了 > 23

23(1/2)

章節報錯 目錄

23

許灼被沉重的呼吸聲吵醒。

他下了床,蹲到周椋的床邊,見其此時額頭沁著細汗,呼吸急促,好像被什麼束縛住般,偶爾還會用手掙一下被子。

輕輕拍了下周椋的手臂,許灼喚他:“周椋。”

連喚了幾聲,周椋才猛地睜眼。

許灼擔憂問:“做噩夢了?”

他想起來,周椋以前也會偶爾做噩夢。

而他是怎麼知道的呢,因為他讀書的時候是長期熬夜黨,總是玩遊戲玩到深夜,玩亢奮了就電話騷擾周椋。

不過周椋睡覺的時候手機會靜音,所以一般是不接的。

有一次接的時候,周椋噩夢剛醒,難得地和許灼說了許久的話。

後來每當電話接通,許灼就知道,周椋又做噩夢了。

問他夢裡有什麼,他總是不說話。

此時,周椋無聲看著許灼,許灼也靜靜蹲在他身邊。

良久,周椋壓下眼底噩夢過後的悵然,翻了個身,背對著許灼,聲音又是那般欠欠的樣子,“你去睡吧。”

又等了一會兒,見周椋呼吸趨於平穩,許灼方才揉著蹲麻了的腳,回了自己的床。

白天還要試戲,許灼強迫自己趕緊再次入睡。

然後他用親身證明,回籠覺是容易做夢的,夢裡,他又回到那年高二。

***

自周椋上課踩了許灼一腳,許灼越發借此賴上了他。

放學後,許灼拖著“病體”,一瘸一拐地攔住了要回家的周椋,“你沒陪我一起上廁所,那你得陪我去上網,我腳太痛了,一個人走不過去。”

周椋拒絕,“讓徐子立陪你去。”

他知道許灼和徐子立關係不錯,甚至每次看對方的時候,眼底會有些崇拜之意。

許灼啞口無言。

一封情書沒約來徐子立看電影,他這兩天看見徐子立的時候都覺得有些尷尬,怎麼可能還去找徐子立玩。

何超又要陪趙婷婷吃麻辣燙,也不能陪他去網吧。

“人家好學生,要刻苦學習,我不能總是打擾人家。”許灼說得義正言辭。

周椋沉默片刻,“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我總分全班第一,他全班第五。”

許灼:“我知道啊。”

周椋一副那你怎麼好意思打擾我的無語表情。

許灼單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哥倆好的樣子,“你是神童,你是天才,你不學也宇宙第一學霸。我就想要你陪我去網吧,我喜歡,就是喜歡你陪我,行不行。”

周椋渾身一怔,想起來這小子的心思。

上次去電影院就是要拒絕他來著,稀裡糊塗給搞忘了,那這次就徹底斷個乾淨好了。

“煩死了。”周椋說。

許灼見他開始跟著自己走,心頭一喜,“你這人口頭禪是不是煩死了,每天都煩死了。”

於是周椋就被許灼拐來了網吧,還開了個包廂。

周椋不喜歡這個嘈雜的環境,形形色色的人,偶爾傳來用力的砸鍵盤音,還有男人輸了遊戲的破口大罵。

隱隱還聞到了香煙味,他不喜歡,甚至想轉頭就走。

可剛才還一瘸一拐碰瓷的許灼,此時勁和牛一樣大,壓根不給他反悔的機會,拽著他筆直進了包廂。

還知道他鐵定沒來過網吧,貼心為其開機,輸入登機號與密碼。

“你就進我的家族吧,q.q炫舞裡麵隻要有你灼爺罩你,哪個服不橫著走?”許灼又開始為自己的家族招兵買馬。

“我不會玩。”周椋說。

許灼活動手指,“很簡單,就上下左右、空格五個按鍵,跟著提示按就好了,我先給你演示一遍。”

於是他登錄自己的q.q號,隨便進了一局,戴上耳機,快速敲擊鍵盤。

操作確實好上手,看了一會兒周椋就明白了,而許灼也沒有過分吹牛,遊戲技術還成,已經連續跳出了十幾個perfect。

一舞結束,許灼不僅跳出了全場的mvp,而且還打破了本人在這首歌的記錄,他激動地摘下耳機,捶著周椋的肩膀:

“看到了沒!我是不是很牛批哈哈哈哈哈!”

周椋連忙往旁邊一閃,摸著肩膀,“你不會也是斷掌?”

許灼怔了下,“你怎麼知道。”

他把掌心朝上攤開,智慧線和感情線相交合二為一,手掌的像被紋路斷開一樣。

周椋眼神警告他別再碰自己,“因為孫熙卓也是斷掌,和你一樣打人很疼。”

許灼第一次知道斷掌這麼厲害,“哦哦,不過孫熙卓是誰?”

“一個朋友。”

許灼頓時感到神奇,這家夥竟然還有朋友?

“你這朋友,最後一個字的發音和我一樣誒。”

徐子立應該剛到家,此時上線了,看到許灼也在線,遊戲裡私信他,“玩一個小時?”

許灼看著電腦屏幕,沒有立刻回復。

也不知道徐子立是怎麼做到和沒事人一樣,拒絕了的自己告白,還能在學校裡和自己正常說話,回家還邀請自己玩遊戲。

“你先登錄你的q.q,我帶你玩幾局。”許灼招呼周椋。

周椋:“我沒有q.q。”

許灼震驚地望著他,這年頭竟然還有同齡人不玩q.q?他算是窺見了全班第一名的枯燥生活的一角。

周椋欲背上書包,“那我走……”

許灼連忙把他書包扒下,“我有兩個q.q,你用我的小號,小號還沒注冊過遊戲!”

生怕周椋走了似的,殷勤為他打開遊戲,輸入自己的小號,還把密碼念給他聽,“這個q號就送你了。”

許灼的遊戲好友欄一直有私信進入,是徐子立看他沒回消息,又追發了幾條。

周椋望過去,果然看見了許灼嘴裡一直心心念念的【家族】頭銜。

他挑了挑眉,發現許灼的好友欄裡,一位名為【徐徐微風】的好友,家族的親屬頭銜是【父親】。

“這人是誰。”周椋指著徐徐微風。

“哦,徐子立啊。”

周椋心道,難怪上次自己開玩笑說做他遊戲裡的爸爸,他不答應,為此自己還內疚陪他看電影,原來是已經有遊戲爸爸了。

心裡隱約彌漫不爽,連帶著語氣也不怎麼客氣起來,“那我進你家族,什麼親屬頭銜?”

許灼撐著下巴,想了會兒,“我還剩個【妻子】。”

周椋:……?

於是許灼在小號的初始捏人設的時候,選擇了女性。

許灼說得理所當然,“那你就做我的老婆吧!”

周椋愣愣地坐在一邊,看著遊戲開局,感覺自己被套路了。

他不是來拒絕人的麼?!

煩死了。

***

許灼醒來的時候,窗簾外的陽光正刺眼,當即抬手擋住眼睛。

身邊的床上已經沒有了人。

而他的指尖還殘留著護手霜的香氣。

這個夢提醒了他——

是不是因為他的手和孫熙卓很像,周椋才這般愛惜,親自擦護手霜,甚至再麻煩也要牽一晚上。

難怪那天晚上,並沒有發生什麼一夜情。

他怎麼就忘了,周椋是喜歡女孩子的啊,可以把他當作替身親昵,但最後那一步是不可能跨越的。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