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於是和愛豆戀愛了 > 初善——給美好以夢,給時間以愛。

初善——給美好以夢,給時間以愛。(1/2)

章節報錯 目錄

金智秀番外...群友晚秋作。

-

“美妙的東西在兩點之間,那裡有靈感迸發的愉悅和自我否定的痛苦混合而成的寶貴經驗,魔鬼在那裡出沒,你的大衛也在那裡等你。”

人一輩子能遇見多少心動的人?

無論你是否記得她的原樣,是否還有關於她的記憶,你還會愛她嗎?

———

‘這是哪裡,有點暈乎,是光嗎?’

如果人的一個感官減弱,其他的感覺就會加強。

四麵有許多嘈雜的聲響,各種聲色的言語混在一起。

光暈從左上角籠罩,又轉到右方襲來。

眼前一個晃神,就像攝像鏡頭猛地一百八十度扭轉為正。

眼前的畫麵逐漸對焦,模湖的身影浮現在麵前。

即使還沒法看清對方,就能感覺到她一定是在溫柔的笑著看你。

身體前傾,這是一抹倩影。

浮麵的沙子終於被沖刷洗淨,烏黑亮麗的秀發垂在兩側,或說是披散開來。

沒人能準確描述這樣的一張臉,無論你看多久,你記住的永遠是柔和的一副畫卷。

沉魚落雁,澹妝濃抹,花容月貌,絕代佳人?

你問我為啥隻能拽一些名字在這形容?

因為我真的說不上她的美。

我隻記得這一眼很美,嘴唇很美,鼻子很美,臉很美……

‘等等,我好像想起來什麼,好奇怪……’

林末好像這才突破鬼壓床般的拘押,睜開眼睛突然一瞪。

這下對麵的美人倒是被嚇了一下,原本微閉合的嘴也張開輕呼一聲。

“好可愛啊。”林末下意識的感嘆一句,全然沒發現自己說的話對方並不理解。

周圍的聲響一下子湧入他的腦海,就像激鳴的震鍾驟然收音。

“嘶。”林末有些炸裂的感覺,但很短暫,剛下意識皺眉就散去了這種的痛苦。

“誒,最近休息的不好嗎?”

對麵柔暖的聲音傳過來,但林末沒反應過來,這好像不是中文,我怎麼會見不說中文的美女。

林末現在打量起周圍的布置,這好像是個商場一層,專門為此空出地來舉辦什麼,四周的人很多。

對麵的美女和自己隔著一張桌子,黑色的長桌,看上去材質不錯。

桌上有一個沒有標簽的瓶裝水。

她坐在一把黑色的沙發靠椅上。

上身是一件粉色的織毛衣,值得一提的是,領口被拉到左邊,使得她左邊肩膀是露出來的,這為她秀麗的形象增添一些嫵媚。

她還在等待這個男人的回應,但見他有些左顧右盼的樣子,臉上也展出疑惑。

“沒什麼的,我應該過得還不錯。”林末自然注意到了,不做思考的就說出客套的話。

‘她剛才發現我的晃神了嗎。’

“是嗎,感覺你有些疲憊…嗯,非常感謝能來見我。”

‘餵餵,人家考慮的好細心啊…不過,什麼叫我來見她?’

“啊!jisoo呀——”後麵傳來女音的吼叫,音格外的高,似乎就是特地要吸引別人的注意。

她抬起頭,向她視野的前方微笑致意。

‘jisoo!我想起來,真服了,難道我最近犯了什麼記憶片段丟失的症狀?’

他想起來了,眼前的這個遲遲不知姓名女子正是他關係最近的人。

人,怎麼可能會忘記金智秀呢?

作為一名優秀的公眾人物,應當注意自己的蹤跡。

“是的,為了能見jisoo,我不辭萬裡而來。”

林末捏了一下口罩,這時的口吻和剛才有所不同,有些搞怪的感覺。

“內,我知道的,很高興能見到你。”

金智秀依舊保持自己最溫和的笑容,非常親近,但不失禮貌。

‘還跟我裝不熟,真有意思,裝就裝,咱好歹也是有點優秀的演員。’

“jisoo最近有什麼很想見的人嗎?”林末語氣變得認真了一點,好像真的很好奇。

“我嗎?最近很想我的家人,這段時間一直很忙。”

金智秀一邊溫潤細雨的問答,一邊用手往後捋了下自己的秀發。

‘小樣,我這段時間也跟你沒見,故意逗我是吧。’

“是啊,確實會想自己的家人,但我也一直很想我女朋友,她最近工作跟我一樣很忙,沒空見麵。”

林末在這裝起了可憐,雖然沒人能感覺到他的低落,因為裝的一點也不像。

“這樣啊,說明你們都在努力,創造更好的生活呢。”

金智秀表現的是個貼心的大姐姐的形象。

‘演技果然提高了不少啊,完全看不出來全不知情的樣子呢。’

“是啊,所以我特地來見我的女朋友了。”

林末說起這番話來毫無壓力,很是自然,其他男性粉絲敢這麼大膽?

笑話,我可是名副其實的……

“哈哈哈…內,非常感謝,希望你能早點見到她,不過來看我你女朋友不說你嗎?”

金智秀看他這麼有意思,故意不懂他的言外之意,也和他開起了玩笑。

“是的,會早點重見的。她會支持我追自己喜歡的人的。”

林末也笑了出來,大方的接應這句話。

金智秀笑的很開心,臉上綻放最動人的笑,眸若銀河,容似春綠,山山水水抵不上美艷一態。

她用自己修長的素手輕捂住嘴笑,眼睛都眯了起來。

林末也笑著眯了眼,又繼續說了幾句閒話。

很快,時間進程被按了加速鍵,他的這次“粉絲”見麵即將打住。

和對方告別,說著下次見麵的話。

“非常期待下次能再見到美麗的jisoo,先拜拜咯。要記得想我。”

林末起身告辭加了半句油膩的話,並很搞笑的比了個耶。

“好的,再見哦。”金智秀擺手微笑告別,並不覺得有什麼,反而認為這樣很有意思。

——身為偶像的她為自己有這樣好玩的粉絲很高興。

———

“精彩的生命體驗應該在街邊的鮮花店,猛烈的心動以及天空一角的落日餘暉當中。”

憑借出色的明星記憶,林末自然很清楚整個活動的流程,但他並未做過多停留,輕車熟路的離開現場。

他並不著急等待她,這次出來以這種形式見麵,應該算是自己的一個玩笑吧?

‘打扮的應該不會被輕易認出來,還是先回去吧。’

他走出商場一層的大門,向外張望,走到街邊才想著。

‘誒,我應該是開車來的吧,不對,是坐車?’

他感覺自己有些健忘了,看樣子是太忙了,累的大腦都轉不過來。

‘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了啊,這樣可不行。’

身穿簡便的藍色牛仔褲的修長的腿忽然止步。

‘等等,今天是休息日嗎……不對,我沒有所謂的周末假期啊。’

林末伸手掏出自己隨身攜帶的手機,壁紙毫無疑問是那個剛見麵的美人。

鎖屏的是另一個女的,他有些怪異的感覺,並不記得這個女的,感覺是個明星。

‘我這輩子又不混娛樂圈,怎麼會認識——’

林末的思緒像緊繃的琴弦崩斷,他的神色變得不可置信。

麵露的已經不是剛才疑惑,而是多了一些驚恐。

他的記憶告訴他,他是一個身懷係統的明星,並且有自己的圈內女友。

可是他卻又蹦出一些下意識的想法,這些感覺似乎暗暗不和。

雖然記憶的內容用常識來判斷很難認可是真的,但他確信那沒錯。

可是潛意識又不禁懷疑,好像很多地方不太對勁。

比如,為什麼他手機密碼輸入錯誤,這個東西他自然記得比較死。

還好可以指紋解鎖,不過他從習慣設置的拇指換為食指才成功。

密碼倒是試了兩個不一樣都錯了。

更讓人意外的是,手機裡沒有什麼軟件,社交軟件也沒有,他點開桌麵上最顯眼的備忘錄。

—‘你是林初。’裡麵點開就能看到這樣一句話。

其實他也沒打算點開,這裡麵一般會記日程,要做的工作之類的。

他突然感覺一切都變得陌生了起來。

通訊錄裡沒有電話記錄,無聯係人,這怎麼可能?

帶著一絲僥幸點開短信——也是空無一物。

他慌神了,甚至不由自主慢跑起來,接著加快步伐,險些撞到路過的人。

視角中一閃而過的樓,路上行駛的各異車輛,洪水般漲勢,像是混亂的線條雜糅。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無措,不應該的,他早就學會了冷靜。

林末,不,也許應該叫他林初?

像是放棄般的停下腳步,摸索身上攜帶的其他東西。

他為拿出了錢包而感到慶幸,也許這裡能有更多信息。

找出幾張麵額不小的韓幣,他的第一反應應該是紅色的紙幣,但顯然不是這樣。

不過無所謂,暫時放下這個又冒出來的疑慮。

他帶著自己最後的,希望?緩步走進剛好路過的一個便利店。

此時的天空逐漸趨向澹薄,說的是厚實雲層散開,層層剝落開,作為絮絮條條延伸。

遮不住那變得昏黃的陽,那慢慢沉去,像是告別的默語。

街邊的鮮花店門口放著像是招牌的花,蒙蒙的馨香應該是在攬著來往的行人。

沒有人注意這份清新,葉枝上,花瓣上,好像還有嫩綠的水和火紅的滴沿著邊緣的線徘回。

這是一角,那邊也是一角,這些蘊藏著猛烈的心,可卻無人問起。

店裡能看到的文字基本都是韓文和一些包裝袋上的英文。

林末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著關注這些不重要的文字,他向來是有了目標買了就走,可這次他鬼使神差的打量這裡的環境。

店裡前台的店員是個比較善良的妹子,見他在這裡轉悠好一會,正想上前問他有什麼需要。

卻見他拿起了一個雜誌封麵,仔細端詳了起來,便不上前打攪。

畢竟人家長得挺帥,雖然戴著口罩,但肯定不醜,這樣的人怎麼會讓人困擾呢?

是的,雜誌的封麵也正是見過的金智秀,依舊動人,是個時裝攝影。

他心裡感到莫名的憂傷,但決定買下這個,並在經過前台的時候,拿起了一瓶碳酸飲料。

身為明星的他平時是不會沒事喝這個,但他這次拿的沒有一點刻意,隨性到他再次疑惑。

但看著前台小妹的笑眼,林末感到一絲慰藉,用紙幣付了錢,走出門店。

他忽然覺得剛才的眼神似曾相識,在他的記憶裡似乎有另一個女人的眼睛也是這樣的靈動。

林末走向橙黃碎裂的道路,看著地麵磚縫間的土礫,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看的這麼清楚。

奇跡般的夢幻感,不遠處放著一把長椅,街寬徐然變長。

他也不想椅麵的木板是否有灰,自顧地坐下去。

先摘下口罩,喝了一口帶著二氧化碳迸發的飲料,打開這份雜誌。

白色的紙邊下,在夕陽的光彩裡,形成一層綿延的黑墨水畫。

注視著圖片上的明艷,他的手指有些顫抖,忽然間,頁麵落下了潮濕。

他以為是不小心灑的水,卻忽然抬手扶著自己的臉。

——那是淚。

————

“螃蟹在剝我的殼,筆記本在寫我。漫天的我落在楓葉上雪花上。而你在想我。”

去聲回散日暮橋,盪雲待撥月色謠。

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看著一個東西,卻注意力全不在此。

林末陷入了回憶,一幕幕紛飛的落葉,隨風而逝,連忙抓住記憶最後的餘光。

他不記得這是不是真的,但那時的容顏真的很清晰。

什麼叫歷歷在目?可能就是當你忽然迷茫,卻隻好沉浸於過去的回望吧。

——

“風月會變成歲月的霞光,接下來的路會充滿希望,也暗藏勃勃生機。”

應該是二零一六,特殊的一年,他很重要的人實現了夢想的第一步——出道。

“恭喜我們未來的大明星邁出了第一步哦!”揶揄的話從林末的嘴裡傳出。

“那當然,我以後一定會很出名的。”很是臭屁的可愛嗓音。

“希望到時候jisoo大明星還能記得我這個無名之輩。”

林末說過,他最會挑逗美女開心了。

“哼,那要看我心情了。”

持續臭屁的金智秀和林末走在下午的街上。

神色飛舞著愉悅,迎麵是微風。

以前所有的疲勞似乎都是為了這一刻的舒適。

從容的太陽,滋潤著,打在身上暖暖的,風帶來輕輕爽快。

“那我們的大明星,今天能否請我吃一頓大餐呢。”

“呃,這次不行,我沒拿錢。”

金智秀眼神飄到一旁,嘴角變得平扁,努了努鼻子。

“沒關係,我們可以憑借jisoo的名氣吃免費的大餐啊。”

機智的林末出了個很不錯的點子。

“呀,你差不多得了,明明你那麼有錢,不行,你應該請我。”

傻乎乎的智秀怎麼可能被忽悠,誰不知道身旁這個家夥才是真的有些本事呢。

係統:那必須有本事。

“哦,我有個什麼錢呢,還是jisoo的名字好使。”

林末一臉諂媚,嘴角勾的恰到好處,雙手合住緊握放在胸前,一副乞求的樣子。

金智秀不想說話了,跳起來就要拍他的嘴臉。

個子還會長的智秀:誰需要跳啊餵。

林末反應也快,抬手後仰,握住了對方相比來講的小手。

“呀,鬆開!”金智秀很不滿,但是她偏過頭,眼睛看著地麵,好像地上有磁力吸引。

林末察覺到什麼,但沒有急於鬆手,看向麵前的她。

白晢的皮膚透出紅酒的影子,映射出少女般羞羞答答的玫瑰。

應該是他看錯了,大大咧咧的憨憨智秀怎麼會不好意思,看樣子還是太陽沒有減弱熱度的錯。

他放下她的素手,但並未鬆開,指尖能感到微微的細汗。

她終於抬起頭,用自己一如既往的明媚注視他。

一個最美,最柔,最明亮的笑臉展開。

時間予我萬千神彩,一路盛放,都忘記那些也好,得你一朵才更有深刻。

這一瞬,風吹過。

愣神的那一眼,風剛好經過,從此每當風掠過時,都會記得那獨屬我的艷笑和溫柔。

想起來嚴寒大總裁寫過的詩句“四月芳菲簡如你”。

這個時候“人間四月”的稱號似乎就已經坐實了。

是,他愣住了,正所謂王國維的“境界”一詞,那是叔本華的西方美學概念。

他實實在在沉迷於這一眼,隻能感到一個最真實的概念——“美”。

這忘記了時間,空間,欲望,隻有這本質的欣賞。

隨即,他退出那個“境界”,洶湧般的海浪沖撞他的心。

清風無意,人自有心。

他終於明確了一直以來的季動。

“智秀,我早就想跟你說了,其實我……”

電斷了,太陽熄滅,視野化作被抨擊的玻璃,又像是泡沫的碎影,沒了……

——

“世間很多美好的事物並非是觸手可及的,經過了時間的醞釀和打磨等待的結果才會顯得更加珍貴。”

畫麵一轉,又是一張桌子,上麵的東西不再是那個沒有標簽的礦泉水。

環境的格調非常溫馨,燈光是橙黃色,餐具是暖色的,桌椅是暖色的。

讓人恍忽之間有到了愛琴海邊的錯覺,浪漫唯美的裝修風格、充滿歐洲風味的精致美食,處處洋溢著地中海風情。

仿佛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

布置格調浪漫幽雅,處處洋溢著法國風情。

沒有變得是主人公,對方還是那個他這輩子重要的人。

服裝也變了,不過這應該是當然的,很明顯,這時候的她更有自己的魅力。

“怎麼樣,我這次選的還不錯吧。”金智秀雙臂交叉疊在桌上,一臉求誇獎的樣子。

“一般般吧。”嘴硬的林末似乎並不打算稱贊自己的——女朋友。

“你說什麼,聽不清,餐廳的音樂聲有點大誒?”

柔美的智秀提醒他聲音大一點,盡管這裡隻有響度不大,音調舒緩的鋼琴聲。

“我說億般般,中文裡是千萬之後的那個單位,是低調的表揚。”

“是這樣嗎?”

“當然啦,選地方還是你最擅長了。”

林末總喜歡這些情侶間的小情趣,雖然挺無聊的,但誰能拒絕逗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呢。

“總而言之,祝賀你出道四周年咯。”林末拿起剛才倒進紅酒的杯子,笑著舉起。

“隻有出道四周年?”嘴上有點埋怨意味的金智秀沒有配合他的動作。

“咳咳,還有你我戀愛四周年。”

這麼一說,金智秀就開心了,也拿起自己的杯子,碰杯。

“算你記得住咯。”

“可是特意強調我有點羞恥啊。”

“這你羞恥什麼啊!”

“那你說一遍?”

“嗯,今天是我們戀…哈哈哈…”

“你笑什麼呢,真傻。”林末這麼說,但卻不由自主跟著微笑。

她白色的衣服與亮紅的嘴唇對比,顯出臉上的粉紅十分美好。

“你才傻呢。”金智秀緩過來瞪著他。

“誰笑誰傻咯。”林末也有點不甘示弱的意味。

本章未完,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目錄
返回頂部